现在时间是:2021年4月13日
重庆律师公告

      重庆冠凯律师杨义禄为你提供高效优质的法律服务,如有法律问题需要咨询,请电话联系!联系电话:15178922678.地址:忠县红星小区新华路4号附1号B栋二楼(德源大厦.)

    我所因业务发展,需招聘律师数名,保证案源,待遇较好,欢迎有司法资格的人员前来应聘。联系电话:15178922678(杨主任)


重庆律师忠县律师杨义禄竭成为你服务
联系忠县律师
 行政诉讼更多>>
    文书范本
 
万书国拒不支付劳动报酬罪辩护词

审判长、审判员:

    受重庆冠凯律师事务所指派,依法接受被告人万书国儿子的委托,担任其辩护人。本案无论是在侦查、起诉、审判阶段,本律师仔细研究了案件材料和《刑法修正案八》、《劳动法》、《劳动合同法》及民法相关规定。对本案的证据材料和具体法律适用问题,进行了认真的分析,今天很荣幸有机会在此和到庭的法律人一起学习和探讨拒不支付劳动报酬罪相关问题。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修正案(八)第41条规定: 以转移财产、逃匿等方法逃避支付劳动者的劳动报酬或者有能力支付而不支付劳动者的劳动报酬,数额较大,经政府有关部门责令支付仍不支付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罚金;该罪名规定得很清楚:1、拖欠的标的必须是“劳动报酬”,也就是劳动法规定的“工人工资”;2、罪名构成必须有“经政府有关部门责令支付仍不支付的”的催告程序 3、必须有以转移财产、逃匿等方法的逃避行为。正是因为《刑法修八》和最高人民法院今年1567号司法解释的明确规定,本律师认为,万书国是无罪的,理由如下: 

一、万书国没收到劳动部门的《劳动保障监察限期改正指令书》,本案缺乏基本催告程序,万书国被刑拘、逮捕明显是错案。 

1、证据显示,劳动部门将《劳动保障监察限期改正指令书》送到了五洋建设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六公司(绍兴分公司),并没有送给被告人万书国,他本人根本就不知道劳动部门给他发过《劳动保障监察限期改正指令书》,他根本不知道有送达的事实,请问何来的接到通知后“万书国未在规定期限支付”并关闭手机至被抓获。我可以肯定的说公诉机关的这一指控是错误的,没有证据证明。2011年山东省人民政府颁布的《山东省行政程序规定》第90条规定“行政执法决定自送达之日期生效”。96条又规定“送达行政执法文书应当有送达回证,送达程序参照民事诉讼法有关规定执行”。劳动部《关于实施<劳动保障监察条例>若干规定》38条规定“劳动保障监察限期整改指令书....应当在宣告后当场交付当事人;当事人不在现场的,劳动保障行政部分应当在7日内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规定送达当事人本案劳动部门既然是要求万书国支付报酬,则有关的法律文书应当送达万书国,才符合行政法律法规的规定;且《山东省行政程序规定》和劳动部的规定与最高院《拒不支付劳动报酬罪司法解释》规定的送达方式不冲突。辩护人需强调的是公安机关没依法审查送达情况,就匆忙将万书国拘押,万书国怎么与五洋建设集团公司协调处理相关事宜?解决这些所谓的“工资”问题。更何况《《劳动保障监察限期改正指令书》责令改正的内容和期限:“.....收到改正指令书之日起三日内支付拖欠.....工资,”万书国至今未收到该法律文书,而公安机关就通缉关押了被告?很明显是办案机关为了满足刑法规定的罪名条件,编制的圈套,但很不圆满,属于虚假事实。

2、从送达回执备注的内容看:“劳动监察工作人员到绍兴与万书国联系,万虽未明确拒绝见面,但一直未露面。现根据有关规定把责令改正指令书送达用人单位五洋建设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六分公司(绍兴分公司)”.我国法律规定工资的支付主体是用人单位,换言之,既然五洋建设集团为用人单位,那么所谓被欠薪工人的工资依法应由五洋建设集团承担,充分说明劳动监察大队的《限期改正指令书>>要求万书国支付工资的行为错误,而劳动监察大队和公安机关将责任强加给被告万书国明显不公。

3、今天公诉人出示了曹县劳动局关于《关于包工头及其招募工人和施工单位的关系说明》该说明企图证明五洋建设集团系用工单位,万书国为五洋建设集团的管理者,属于该司的工人,送达程序合法。既然曹县劳动行政部门认定万书国为五洋建设集团的工作人员,试问工资的支付主体是用人单位的员工,还是用人单位呢?依据2012年1月14日最高法院、检察院、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公安部《关于加强对拒不支付劳动报酬罪案件查处工作的通知》,第二条切实履行职责,依法查处拒不支付劳动报酬违法犯罪案件中第二段规定: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门要依法对用人单位遵守劳动保障法律、法规和规章的情况进行监督.....依法受理拖欠劳动报酬的举报、投诉。经调查,对违法事实清楚、证据确凿充分的,应当依法及时责令用人单位向劳动者支付劳动报酬。依此规定支付工资的主体是用人单位答案非常明确,更进一不说明曹县劳动局的《劳动关系说明》与《限期整改指令书》是矛盾的,曹县劳动局要求万书国支付所谓的工资的监察行为明显违法。

4、国务院《劳动保障监察条例》第二条规定,对企业和个体工商户(以下称用人单位)进行劳动保障监察,适用本条例。然而我们又看曹县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涉嫌犯罪案件移送书》,“.......劳动保障监察大队已于2012年7月29日给建设单位五洋建设集团下达了责令改正指令书,万书国未在规定时间内支付农民工工资一案,经研究,认为涉嫌犯罪,建议予以立案侦查,.....”充分说明劳动机关监察的主体是用人单位五洋建设集团,而不是万书国,更没有向万书国送达什么《责令改正指令书》,进一步说明公诉机关指控的“曹县劳动局2012年7月29日向被告万书国送达《劳动保障监察责令改正指令书》的事实不成立,属刻意人为炮制。

5、如果要追究万书国的刑事责任,必须认定万书国系个人用工主体,万书国未与五洋建筑公司形成劳动关系,而依法形成的劳务分包合同关系,现实司法实践中,农民工包工头被判刑的案列,完全可以说明辩护人的观点。然而公诉机关出示的原劳动部2005年12号《关于确立劳动关系有关事项的通知》的文件第4条规定“建筑施工、矿山企业等用人单位将工程(业务)或者经营权发包给不具备用工主体资格的组织或者自然人,对该组织或者自然人招用的劳动者,由具备用工主体资格的发包方承担用工主体责任”。我们可以看出此条是为了保证农民工的工资有保障,但该条没有讲包工头与发包企业形成劳动关系。如果法院认定万书国与五洋建设集团形成的是劳务分包合同关系,属于平等主体,则万书国可以成为拒不支付劳动报酬罪的主体,但又不能满足最高法院关于《拒不支付劳动报酬罪司法解释》第4条关于送达的规定。

6、公诉机关出示今年7月公安机关非法调查曹县劳动局监察大队两位行政执法承办人,他们称给万书国发信息,万书国没有理,那请公诉机关出示手机信息内容?其次还说电话联系说明了《整改通知的内容》,是否是劳动监察大队工作人员打的电话,谁清楚?万书国不熟悉他们的声音,是否是冒充劳动监察大队的人员?通话记录呢?请出示?办案人员本人能证明自己的行为吗?辩护人认为不能证明,我国行政法律法规明确规定了行政执法机关办案程序和收集证据的方法。

 综上,《劳动保障监察限期改正指令书》万书国没收到,公诉机关的指控是前后矛盾的,如果满足了犯罪主体的构成,则又满足不了拒不支付劳动报酬罪送达的规定;如果满足了送达的规定,则犯罪主体又不是万书国,应是五洋建设集团。因此,《劳动保障监察限期改正指令书》对万书国没有法律约束力,故该法律文书未生效,也就是本案缺少刑法规定的“经政府有关部门责令支付仍不支付”的要件。

、本案万书国没有逃离行为

从公安机关调查的材料看,万书国多次交代,他到浙江绍兴办事后,回老家办事,手机关机是因为没有带充电器。没有任何人询问其老家,是否回家了,办了什么事情,公安机关没有调查,现有证据不能证明万书国离开工地的行为认定为逃逸。

    三、万书国主观方面没有转移财产的故意,而是没有实际支付所谓的工资能力。

公诉机关指控2012年7月中旬被告指使宋军篡改账目,虚列工人谢宗江工资134000元,并将该笔款项带走。后又采取同样的方式虚列工人刘加峰18万余元。代理人认为公诉机关的指控不客观,万书国本身是一个农民,没有钱才出来打工,至今为止他家还是土墙瓦房,80高龄父母依然靠种田谋生,可想他家庭的辛酸,本案五洋建设集团付出的钱,万书国全部用在工人工资上,没放钱在自己包里,怎么能说被告将钱带走?万书国将钱带到哪里去了呢?证据?辩护人认为,公诉机关应出示万书国等人领取了多少钱,发给工人多少,工地其他费用应支付多少?他自己日常开支多少等情况后,建设公司是否还欠万书国的钱,万书国是否有支付工资的财产能力,公安机关到被告人万书国老家重庆市忠县后也没有调查,这些问题不查清楚,是不能满足公诉机关的指控事实,更不能我国刑法规定的,有能力支付而拒绝支付的条件。如果被告等人在五洋建设集团领取的钱支付在该工程上,只是想五洋建设集团多付钱,虚报部门账来解决其他农民工兄弟的报酬,万书国等人则没有错,据我了解万书国还将自己原来的积蓄投入到本工程上,怎么是有能力支付而拒不支付呢?

四、 依据公诉机关的指控,万书国欠的所谓工资,我们认为不是法律意义上的工资,这些人没有与万书国形成劳动关系,今天的诉讼违反“罪刑法定原则”。 

《劳动法》第二条规定,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的企业、个体经济组织(以下统称用人单位)和与之形成劳动关系的劳动者,适用本法;国务院《工伤保险条例》第二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的各类企业、有雇工的个体工商户(以下称用人单位)应当依照本条例规定参加工伤保险,为本单位全部职工或者雇工(以下称职工)缴纳工伤保险费。因此可见,国家法律法规规定的用工单位主体是“企业、民办非企业单位和个体经济组织”。通过上述规定,我们可以得出一个共同的结论,不管是企业、个体经济组织、民办非企业单位等组织如果要成为用人单位主体,必须经过国家相关部门批准登记。否则,就不是用人单位。

我们再回过头来分析本案,法律法规对拒不支付劳动报酬罪的用人单位的主体问题规定得清清楚楚,劳动法规定的“用工主体”必须是企业或者经工商行政管理部门登记的“个体工商户”。本案万书国没有取得工商登记,他不具备工程劳务承包的主体要件,故与五洋建司签定的《建设工程清包合同》违反我国法律规定无效。我国《建筑法》第28条规定:禁止承包单位将其承包的全部建筑工程转包给他人,禁止承包单位将其承包的全部建设工程肢解以后以分包的名义分别转包给他人。同时该法29条三款规定,禁止总承包单位将工程分包给不具备相应资质条件的单位。既然合同无效,万书国是非法用工呢?还是另有用工主体?才是本案的关键所在。原劳动部以(2005)12号文件颁布《关于确立劳动关系有关事项的通知》第4条规定:建筑施工、矿上企业等用人单位将工程(业务)或者经营权发包给不具备用工主体资格的组织或者自然人,对该组织或者自然人招用的劳动者,由具备用工主体资格的发包方承担用工主体责任。2011年11月30日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以鲁高法297号文件的形式作出《关于印发全省民事审判工作会议纪要的通知》,其中第八关于劳动争议纠纷案件第一项规定,关于建筑行业中实际施工人直接招用的人员劳动关系的认定问题。建设单位将建设工程发包给施工单位后,施工单位又转包或者违法分包给不具备有相应建筑施工资质条件的实际施工人,这是当前建筑行业普遍现象。对于实际施工人直接招用的从事建筑施工的劳动者,因实际工人不具有合法的劳动用工资格和经营权,不宜认定实际施工人为用人单位与招用的劳动者形成劳动关系,而应追溯到具有合法劳动用工的用人单位,如总承包单位、合法分包单位、劳动作业承包单位等与劳动者形成劳动关系。依据前述的规定,公诉机关指控的所谓拖欠工人工资,这些工人没有与被告形成劳动关系,而是与五洋建设集团形成劳动法律关系,很明显工资应该由五洋建设集团承担支付责任,万书国从法律上讲属于五洋建设集团密炼项目部的班组负责人,其行为代表五洋建设集团是无可争议的,怎么是万书国拖欠劳动报酬?万书国是一位农民,哪有承担支付农民工工资的责任和能力。请问,认定万书国是劳动法规定的用工主体的法律依据在哪里?既然万书国不是用工主体,他拖欠的所谓“劳动报酬工资”,是凭什么法律规定来定性的? 

退一不讲万书国与五洋建设集团签订的合同有效,从公诉人出示的证人证言可以证明,刘加峰(日照市人)承包支架工作;姚再兵、谢宗江承包支模板工作;徐秋柏承包拆模板和架子;凡华也承包了部分支模板和卸模板的活,招人做活(这些承包人在公安机关的供述可以证明系承包),换句话说万书国与五洋建设系承包关系,万书国与其他分包人同样是承包合同关系,万书国下面的分包人与所雇请的人形成劳动关系,万书国未与直接干活的人员形成劳动关系,故万书国欠的不应是工资,应是承包费,故万书国也不是本案拖欠工资的责任主体。

     五、案件缺乏被害人的陈述。 

被害人的陈述系刑事诉讼的基本证据,起诉书称万书国欠37万余元,这些钱是谁的?从公诉机关出示的证据是几个包工头的笔录,并不是真正干活的农民工朋友的陈述,万书国下面的包工头是否已垫付了所请人员的工资,没有证据反映。所谓欠的37万余元工资,是那些工人的,没有证据显示?这些人与万书国核对过账吗?更没有证据显示?五洋建设集团付的是那些工人的钱?花名册和证据,都应该具备。即使有万书国的口供,没有被害人的陈述和其他证据印证,同样无法认定案件事实。 

六 本案证据矛盾多多,案件事实不清,程序明显违法,劳动部门的材料错误漏洞百出,一塌糊涂。

     1、本案缺少行政机关移送的必备材料。依据国务院《行政执法移送涉嫌犯罪案件的规定》第6条规定,“行政 执法机关向公安机关移送涉嫌犯罪案件,应当附有下列材料:(一)涉嫌犯罪案件移送书;(二)涉嫌犯罪案件情况的调查报告;(三)涉案物品清单;(四)有关检验报告或者鉴定结论;(五)其他有关涉嫌犯罪的材料。2012年1月14日最高法、最高检公安部、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关于加强对拒不支付劳动报酬案件查处工作的通知》第3条加强协调配合,做好拒不支付劳动报酬案件移送工作的第一段明确规定,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门向公安机关移送涉嫌犯罪案件,应当附有《涉嫌犯罪案件移送书》、涉嫌拒不支付劳动报酬犯罪案件调查报告、涉案的有关书证、物证及其他有关涉嫌犯罪的材料。然而本案劳动部门根本没有依法全面客观调查,在公安机关警察违法参与下,匆忙移送,无法作出调查报告。故本案缺少前述行政法规和司法意见规定的《涉嫌犯罪案件情况调查报告》和涉嫌犯罪证据,故劳动部门的移送不合法,公安机关的立案侦查则有法律障碍,其整个侦查程序违法,收集的证据故不能作为本案定罪量刑的依据。

    2、本案劳动监察部门在处理时没有受理决定书,以及欠薪人员的申请书,属于违法办案。依《山东省劳动和社会保障监察条例第十九条规定:劳动和社会保障行政部门作出行政处理决定,应当遵守下列程序:(一)立案;(二)调查;(三)决定;(四)制作行政处理决定书;(五)送达,然而本案公诉机关没有出示劳动行政部门的立案决定书等法律文书,因此我们认为本案曹县劳动部门的查处行为不合法,导致全案程序有瑕疵。

   3、根据“存疑有利于被告原则”分析。万书国到底欠“被害人”多少“工资”事实不清,仅仅有部分包工头的陈述,证据不充分,万书国与手下的包工头形成的是合同关系,这些包工头欠下面工人多少钱不得而知。万书国不清楚欠工资数额,而公安机关没有对万书国的合伙人胡海燕进行核对,只对宋军做了调查笔录,宋军说的话是否真实,我们不得而知,在没有其他证据的情况下,应当按照“存疑有利于被告原则”。这一点按照民事诉讼的角度也是同理“谁主张谁举证。 

4、本案公安等机关没客观公正处理此事,实际是用公权利解决私权问题,把事态扩大化。

5、公诉人在第一次补充侦查回复审理后,出示了劳动监察大队所谓的笔录,我们认为是虚假,事后所为。国务院《行政执法机关移送涉嫌犯罪案件的规定》12条规定,行政执法机关应当在公安机关立案后3日内将案件物品以及案件有关的其他财产移送公安机关,并办结交手续,第6条也作了规定,试问如果劳动监察大队如果在移送前对宋秋荣进行了调查,那么为何不按规定移送材料,而是在开庭后才移送,其次在检察院审查起诉阶段,检察院还要劳动局做个说明,不移交?

本案中自劳动部门开始,就违背原则,没有依法客观公正的来处理,没有任何部门要求万书国设法先付手下包工头的全部劳务承包费用,然而再解决他与五洋建设集团之间的具体账目问题,而是将五洋建设集团收到劳动部门的改正指令书错误的认为是万书国收到的、包括公安、检察院都形成这样的错误办案逻辑,一直把万书国关押至今,导致万书国与五洋建设集团之间的法律事务无法处理,明显对万书国不公平,也反映出曹县司法机关干预了被告人万书国与五洋建设集团之间的承包关系,这显然不符合刑事诉讼法的规定。

     5、本案万书国下面的工作人员在五洋建设集团领取了多少钱,付出多少钱,万书国垫付多少,从公诉机关出示的证据无法显示,换句话说,万书国是否真正把五洋建设集团领取钱的作为他用,辩护人认为仅凭证人笔录来证明是有瑕疵的,况且证人没有任何出庭接受法庭的质询。

     6、如果本案被告与五洋建设集团签订的合同按照公诉人的说法无效,万书国系该公司的工人,那么万书国的工资是多少钱一月?万书国获得了多少工资,请公诉人出示证据?该公司为万书国等人按劳动法的规定提供了那些福利和社会保障,请公诉人提供相应的事实证据证明劳动关系的成立。

   7、本案侦查程序不合法,系人为参与形成的案件。曹县公安2012年8月2日收到曹县劳动局《涉嫌犯罪移送书》并决定立案侦查,而公安机关在当年7月23日开始调查,明显违反我国法律规定,属于滥用职权行为,非法收集证据,故公诉机关出示的证据不能作为定罪量刑合法证据。

  8、公诉人出示公安机关今年7月中旬调查凡华、高凯、高歌等人19人的询问笔录属于非法证据,乙方不应该采证。我国刑诉诉讼法171条规定“人民检察院审查案件,对于需要补充侦查的,可以退回公安机关补充侦查,也可以自行侦查,补充侦查以两次为限。本案公安机关于11月移送人民检察院审查起诉3月份起诉到人民法院,退回公安机关补充侦查两次,公安机关的侦查权限已使用完毕;其次是本案已起诉人民法院审判,刑事诉讼法规定,在审判阶段人民检察院可以补充侦查两次,然而本案第一次开庭当天公诉人要求撤回补充侦查,5月份恢复审理至今,检察院没有要求补充侦查,试问公安机关补充侦查的法律规定来源何部法律规定?其三是公安机关补充侦查的内容与原侦查阶段证人的陈述矛盾,虽然这些人称欠工资,是怎么计算出来的,仅凭口供我们认为不能到达证明目的,被告万书国并不清楚。辩护人认为,完全是检察院为了刻意追究万书国的刑事责任而认为取证的结果,导致与原来的证据发生实质冲突。

    9、7月30日公诉机关变更起诉,其目的是达到超期拘押,明显违法。我们从变更起诉的内容看,除金额有变少外,没有其他实质变化,变更起诉的事实属于人民法院审理认定的范围,何况我国刑诉诉讼法规定了人民法院审理期间,补充侦查重新计算审理期限,并没有规定变更起诉需重新计算审理期限。作为人民检察院系法律的监督机关,不监督法律执行,反而违反办案,属实罕见。

七、 我们认为侦查阶段程序有违法问题,导致案件不公。

1、本案万书国2012年8月13日被忠县公安局拔山派出所抓获当日关押于忠县看守所,曹县公安局向忠县公安局签发了拘留证,换句话说8月13日万书国被采取强制措施,而不是8月19日采取强制措施,8月19日系关押在曹县看守所第一天。因此,绝对不能认定8月19日为刑事拘留日;曹县检察院批准逮捕的时间为9月25日,属于超期逮捕拘押,明显违反刑诉法规定。而公安机关于2013年7月出具情况说明一份,该说明称,在忠县公安局属于临时羁押,该局不计入办案期限,试问刑事诉讼法那条法律有规定,辩护人之间没有找到相应规定,辩护人只知道公安机关采取强制措施之日便计算逮捕期限,只说明曹县公安机关有超越法律的特权,明显违反而还出具违反说明,企图掩盖非法目的,我们将在恰当的时间将本案的时间情况向社会公布,让社会来评判。常言道皮之不存毛将焉附,程序不公正,怎么能让人相信实体的公正呢?作为法律职业共同体的三个不同部门的人都清楚,程序公正是其他公正的前提保证。

2、检察机关属于我国法律监督机关,依法行使法律监督权。然而本案公安机关于2012年11月22日移送检察院审查起诉,13年3月19日起诉法院,公诉机关审查时间为4个月,明显违反我国法律规定的时间。

审判长、审判员、公诉人,我作为律师,你们是执法者,但是我们都有一个共同的称呼----法律人。我们的共同职业准则是一样的---“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现在本案劳动部门已经煮了这锅夹生饭,公安检察将它端上来了,我们得仔细看看,我们吃得还是吃不得啊?刑事诉讼案件是剥夺人身自由的,“尊重和保障人权”是新《刑事诉讼法》明确规定的原则。 

本案被告人不是用人单位的主体,他和所谓的被害人之间不是劳动关系,自然拖欠的费用不是劳动报酬(工资);退一步说,即使是拖欠劳动报酬,在被告人没有收到《劳动保障监察限期改正指令书》,没有经过必须的催告程序,他就被刑事拘留、刑事逮捕,对他追究刑事责任完全是错误的,因他尚不构成犯罪。我们不能因万书国在公安交代时承认“拖欠工资”就是拖欠工资,他只有小学文化,对事实和法律没有判断水平,我们是法律人,我们应当讲事实、摆证据、重调查研究、对于剥夺人身自由的案件来不得半点马虎。我们也不能根据被害人报案说是“拖欠工资”就认为是“拖欠工资”,他们同样对法律知识一窍不通,在此我也同情他们的遭遇,但是相比被告人万书国被剥夺自由关入大牢,孰重孰轻,我想大家心里应该有杆秤。 

最后,引用一句古训“官家一滴墨,民间千行泪”结束本律师的辩护意见,请尊敬的法官能够作出经得起法律和历史检验的判决。 

谢谢! 

                                      辩护人:杨义禄

                                         2013年8 月 17 日 

 
 
 
网站声明:本站属于公益性法律宣传网站,部分文章来源于其他媒体,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敬请告知,我们将及时做出处理
中文网址:忠县律师.COM 英文:ZXYLS.COM
Copyright http://www.zxyls.com 200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杨义禄 技术支持:鼎睿云网络科技
地址:忠县忠州镇新华支路4号附1号(德源大夏B栋二楼) 邮编:404300 法律咨询热线:023--54814666 15178922678 QQ:1056326385
本站关键词:重庆律师忠县律师 qazxc148@yahoo.com.cn